叶苏雨

圈名:叶苏雨
b站名兴欣---叶不修
咕咕咕写手,随缘画手
吹爆叶黄喻王,偶尔会写点别的,比较雷所有all
cp青琉

【百日喻王/第89天】特殊的告白

(对不起,比较赶,可能ooc了,表白其他太太们_(:з」∠)_)


国家队拿了冠军后,理所应当的要参加各种记者招待会,但是我们的叶领队遇到这种事一般都不管。


于是这些事情就都交给喻文州了。由于各种事情,一队人在苏黎世也没好好庆祝一下,好不容易从苏黎世回来后还要继续开记者招待会,大概回国一个星期后才有了空余时间,于是国家队成员们决定找个地方好好庆祝一下,并且放松放松。


“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。”喻文州想,自从拿了冠军后大部分的事情几乎全是他在办,记者招待会也是主要他出面,可谁叫他是队长呢,而且还有个不靠谱的领队。


在洗完澡后拿起手机,打开QQ翻到那个特别关心。


指尖点开了和那人的聊天界面,想了想,敲下了一句话。


喻文州:杰希,你睡了吗?


王杰希:还没,有事吗?


喻文州:没什么事,就是问问,明天有什么打算吗?


王杰希:没有,早点休息吧,这些事情也不用我们太操心的。


喻文州:那你也早点睡吧,晚安。


王杰希:嗯,晚安。


放下手机,喻文州叹了一口气。


自苏黎世之后,两个人像是捅破了之间的窗户纸一样,这种平平淡淡的记录越来越多,小到日常,大到赛事。


他开始分不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了。


像是蒙着一层薄雾,只是他不敢去探索罢了,只怕进去了,想要的没得到,反而出来的自带一身伤口。真是剪不断理还乱。


但是理智告诉喻文州,他对王杰希真的不一般。


这样例子也不是没有,就像是叶修和黄少天他们,从苏黎世回来之后就大大方方的和众人坦白交代了。


还是感觉很混乱。


喻文州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,已经凉透了的水有一股凉意,瞬间让喻文州清醒了一点。


只是胡思乱想而已了,他不会公开的。


两队的关系本就是宿敌,而且王杰希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都不能确定,贸然下定论,对两个人都不好。


另一边的王杰希放下手中的资料,打开手机看了看自己的特别关系列表,备注是简单的一个“文州”。


他自嘲的笑笑,摇了摇头,关掉了屏幕。


平静的夜晚,两个人在纠结和思念中睡去。


次日,国家队成员们一起来到一家饭店里,连同冯宪君都在。


一堆人就在一起无非就是聊聊荣耀,说说比赛时的事,然而场面没多久就开始混乱了起来。


一开始冯宪君,觉得他们玩玩喝喝酒什么都没什么,毕竟拿了一个世界冠军开心也累了,干什么都可以理解。


但是没过多久,冯宪君发现自己错了,这群人太会玩了。


现在,叶修身为领队被各种灌酒,于是,当场去世,正在沙发上睡着,黄少天跟着叶修喝,现在也差不多了,迷迷糊糊地坐在叶修旁边,妹子们凑在一块聊天,但是聊的什么已经听不清了,张新杰低着头用筷子在那里排米粒,神情之专注让人不忍打扰……喻文州和王杰希在那里喝着酒看着他们闹,随后,方锐拿着酒瓶站到了椅子上,一只脚还踩在桌子上,大喊:“各位,我们来搞事吧!”


“搞什么?”


“搞事情!”


“小事情做错了什么?”


“不是,不是肖时钦,我们来玩游戏吧!”


一群还没倒的人一起愉快地答应了,混乱中,方锐说出了游戏的大概规则,以抽签的方式决定谁来玩游戏,然后投票决定另一个人和抽中的一起玩,游戏内容随机抽取。抽签的签是十几张纸条,写上名字随机抽取,游戏内容是真心话大冒险里面的卡牌,国家队成员们除了叶修和黄少天歇菜了,其他成员全部参加。


“好的,让我来抽一个。”方锐先抽。


“嗯,王杰希,来来来,大家投票,王杰希和谁比较好?”


“要不要说得这么让人误会。”王杰希抱怨。


结果,喻文州获得大半的票数。


方锐抽出一张卡牌:喝十杯酒


下面是愉快的灌酒环节,十杯都是鸡尾酒,但是对于职业选手来说,这个度数够了,两个原本还算清醒的人都喝得醉醺醺的,途中喻文州看王杰希不行了,便拿起他的酒杯,帮他喝掉了剩下的大半杯酒。


“谢谢,你还行吗?”


“我还好,你没事就好。”喻文州微笑着说,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群是是要坑他和王杰希。


“别勉强。”可能是喝醉了,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,王杰希脸上很红。


下一个是王杰希来抽,纸条一抽出来:喻文州!


“噗!”张佳乐的笑出了声。


然后王杰希以全票通过的方式成功获得和喻文州玩耍的特权。


王杰希又抽了一张卡:给自己喜欢的人写信表白


在一群人的起哄下,两个人带着只和笔到一旁写了起来,内容当然不能被别人看见,不然就没意思了,两个人写完,轮流寄出。


………


冯宪君算是刷新了对这些成员的认知,太会玩了,玩完收拾烂摊子的还是他,国家队这么些人,全军覆没,还得一个一个送酒店,不过他也有点好奇,那两封信寄给谁了,不久,冯宪君就明白了。


“文州,我,喜欢你。”这是冯宪君在送王杰希时听到的,听得很清楚,答案显而易见了。


两天后,QQ:


王杰希:文州?收到信了吗?


喻文州:我在,收到了,我的呢?


王杰希:我爱你


喻文州:我也一样


两人终于向对方说清了自己的感情,至于以后应该面对的各种阻碍,那就是是以后的事了。


………


至于那两封信,也许多年后,还能拿出来笑话对方还说不定呢。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王杰希:


杰希,当我听到让我给喜欢的人写信时,我就决定要把这封信寄给你,是的,我喜欢你,真正意义上的喜欢,喜欢你的眼睛,喜欢你的性格,喜欢你的一切。也许我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,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,你带着整个微草向前飞着,但是,杰西你太累了,累得让我心疼,我知道因为战队的关系,你收到这封信后,我们可能连朋友都不能做了,但是,我还是想把这份感情说出来。


王杰希,我爱你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 2025年×月×日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喻文州:


你也许想不到,这封信居然会寄到你那里吧,感谢这次游戏吧,不然我可能永远不会把这份感情告诉你了,因为战队的原因,我实在不敢说出这份感情,因为我怕,我不像叶修和黄少天那么洒脱,我怕会影响到战队,怕会影响到你,我喜欢你,我不会说什么情话,不过也不需要,我只想告诉你我喜欢你罢了。


喻文州,我爱你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杰希 2025年×月×日


-THE  END-

全职高手【叶黄】血夜荣光(三)

  “腰疼。”这是黄少天醒来时的第一个想法,不过好在没有其他的感觉了,**期也过了,方便了不少。


  “哟,剑圣大大醒了啊。”一旁的叶修正侧躺着,用手撑着脑袋看着黄少天,看他醒了,便笑着说。


  看着叶修黄少天的脸又微微泛红,扯了扯被子,遮住了脸,剩下一根黄色的呆毛露在外面晃啊晃。叶修没去打扰他,几分钟后。


  “咕噜噜…”黄少天的肚子不争气的先开口了。


  “噗。”叶修笑。


  “我靠!”黄少天当即探出脑袋来,“笑什么笑什么,老叶你笑什么?没见过肚子饿啊,老叶你准备了早饭没?我想吃……”黄少天滔滔不绝地报着菜名。


  “还早饭呐,少天大大你看看外面。”叶修拉开窗口,强烈的阳光从落地窗中洒入整个房间,已经中午了。


  虽然像黄少天这样的血族不会怕阳光,但是对于正午的强光还是出于本能的反感,所以城堡里的窗帘一般都是拉着的,现在阳光一进来原本还睡眼惺忪的黄少天,立马清醒。


  “难怪我这么饿呢,老叶,快让你的管家给我准备午饭,我要吃饭!”黄少天起身,跑去洗漱。


  “洗漱完了就下来吧,早就帮你准备好了。”叶修说着走下了楼。


  “少爷,索克萨尔伯爵请您再晚上出席会议。”管家见叶修下了楼,便走上前去和叶修说。


  “知道了,喻文州还说了什么吗?”叶修挑眉,一般的会议他都是不出席的,只有在重大会议时他会出现,现在怕是有什么大事需要进行紧急会议。


  “索克萨尔伯爵还说,夜雨声烦伯爵最好也能去。”


  看来真有什么大事,自从黄少天成为伯爵以来,也只是帮喻文州处理一些小事而已,还没正式出席过会议,这次第一次出席就是这么大的事啊。


  “唉,老叶,你准备了什么啊?饿死我了,要是还拿面包忽悠我我就咬你!”黄少天边下楼边说。


  “怎么会?你看我是那种人吗?”叶修看着他说,表示自己一脸真诚。


  “像,特别像,我说老叶你要点脸,你哪次没坑我?”黄少天气愤的说。


  “那,少天大大看看这桌菜怎么样,要是不满意就看菜单,我照着给你做去,行不?”叶修装作无奈的样子道。


  桌上都是黄少天爱吃的菜和点心,明显能看出是有意给他做的。


  “勉勉强强,勉勉强强吧,看着还行。”说着就坐下吃了起来,嘴里没有一刻是空着的。


  其实在饮食方面,人类和血族基本都是一样的,只是血族可以以血为食,也可以以普通的食物为食。现在早已不是以前那样需要出去喝各种野兽血的时候了,人类的食物好吃又便宜,收到大部分血族的喜爱,对于黄少天这样的吃货来说,能吃到这么多好吃的不要太开心,为此,在他原本的庄园里,他雇了好多厨师来帮他做吃的,甚至有时候会跑到人类的地盘上去吃小吃,叶修很了解这一点,所以现在他的庄园也有一个厨师,这可是叶修找了好久才找到的,专门给黄少天做吃的。


  黄少天在哪里吃了好久,终于,桌上的菜都干净了,于是黄少天就开始吃点心。


  “怎么样?少天大大吃饱了没?”叶修坐在旁边看着,等着他吃完。


  “嗯嗯,饱了,唉,老叶,要不我们待会出去走走?反正待在家里没什么事干,让我想想去哪里比较好呢?”黄少天想着。


  “别想了,待会我们一路走到会议厅去,晚上有会议要我们参加。”叶修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说。


  “唉,会议?我也要参加吗?”黄少天甩掉叶修的手问。


  “要啊,不然我也不用去了。”叶修表示无奈。


  于是,下午,血族的两位伯爵在大街上走着,引来一阵围观,还有不少窃窃私语。


  “这下好了吧,老叶,我都说了遮一遮,现在尴尬了吧,多少人认出来了。”黄少天抱怨。


  “这不是少天大大想出来玩嘛,你还怕被扔出来?”叶修调侃道。


  “行了行了,赶紧走吧,不是要参加会议嘛。”黄少天催促道。


  两个人边走边逛,到达会议厅的时候时间也差不多,一位管家走上前说:“君莫笑伯爵、夜雨声烦伯爵,请出示你们的邀请函。”


  “这次会议每个伯爵都来了吧?”叶修一边拿出邀请函一边问。


  “是的,大部分伯爵已经到了,请进。”管家做出请的动作。


  叶修和黄少天走了进去,黄少天东看看西看看,对什么都表示好奇,叶修倒是很平常,毕竟不是第一次来了,就是有时候也会和黄少天说两句话。


  “黄少,你们到啦。”苏沐橙在位子上和他们打招呼。


  “苏妹子好啊!”黄少天回道。


  “你们俩关系真好啊。”苏沐橙笑着说。


  苏沐橙是血族少有的女伯爵,也是个omega,,血族一个两女伯爵,另一个是楚云秀,是少有的女alpha,这两位可都不是好惹的,能以女性身份当上伯爵的无不是女强人,而且苏沐橙和叶修是从小认识的。


  “沐澄,别闹。”叶修说。


  “请各位伯爵到自己的座位上做好,会议要开始了。”喻文州走了进来,说道,虽然叶修是议长,但是不管事,而且经常不出席会议,所以现在会议主要是喻文州来开。


【恋与制作人】在风里

【注:还是搬的文,依然要推荐接文群群主 @窗外我在听雨

星期日早上7点,悠然还在睡觉,窗外突然出现一个熟悉人影。


“这扇窗,是给我留的吗?傻瓜,也不怕感冒。”白起小声地说,然后窗口走进房间,看见悠然睡得正香。


白起走到悠然床前,默默得凝视着她。兴许是感到了白起的目光,悠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。看到了床前之人,她疑惑的问:“呜,学长你怎么来了啊?”


“你把衣服穿好,今天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白起说着,走出了房间。


二十分钟后。


悠然一边穿鞋一边问着站在门外的白起:“学长你今天要带我去哪啊?”


可一向对悠然有一说一的白起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卖了个关子:“到了就知道了。”


打开门,白起和悠然就在门口遇到了刚回家的许墨。许墨看着结伴的两人,留下了一句让人不解的话:“你们今天是要出门吗?今天出去不太好呢。”悠然本想去问许墨那句话是什么意思,却被沉着脸的白起拉了回去。


她不解的问白起:“学长你怎么了啊?”奇怪,学长平时明明不会这样的啊。白起什么也没说,带着悠然到楼底,把小黑上放的头盔递给了悠然 示意她带上。待悠然坐上车后,白起便跨上了小黑,带着她疾驰而去。


一路飞驰。


悠然看着路上掠过的人和店铺,觉得路很熟悉,可她作为恋语市每周1200好人好事的雷锋本雷,却想不起路的走向,不知道白起要带她去哪里。算了,不想了。她双手环在白起精瘦的腰间,把脸贴在白起温热的背上,思考着新节目的策划案。


十分钟后。


悠然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建筑,她惊讶的问白起:“学长...你今天就是要带我来这?游乐园?”是的,没错,游乐园。


白起的耳尖有些红:“咳,对,没错。今天带你出来玩玩,放松一下,抱歉我没有提前告诉你。”


悠然听了白起的话,笑了,笑的明媚,明媚得像天上那柔和的日光:“哎呀,学长说什么抱歉嘛。我本来就准备今天出来散散心的呀。不然我昨天多做写的方案不就白写了吗?”


白起把票递了过来说:“不好意思,你先自己进去。”


“嗯?”悠然看着把票递过来的白起,不解地歪了歪头。


“学长……”悠然刚想开口问白起要去干什么时,然后对上了白起严肃的目光。


可能……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……想到这里,悠然把刚刚想说的话咽回肚子里,转而向白起呈现自己的微笑。


“嗯!学长去忙吧,我等你。”


白起看着悠然不禁揉了揉悠然的头发,如同抱歉似的笑了笑。


“好,等我。”


语毕,白起消失在了游乐园的人群之中。


白起走了,悠然一个人在游乐园里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,就到处走走。


一路上,身边走过的不是父母带着孩子就是情侣,还有一小部分是朋友什么的,反正这么大的游乐园就只有悠然一个人单独走。


“唉,什么时候回来啊,好无聊。”


悠然到处晃悠着,不知不觉走了很久。


“这是哪啊?怎么都没人啊?”当悠然反应过来时已经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。


突然间,悠然感到一阵让人头皮发麻寒意,一刹那间,一个名字脱口而出:“白起!”


下一瞬间,一把刀插到了悠然旁边的墙上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前面,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。


“可恶,让他逃走了,悠然,你没事吧。”白起转过身来关心地问道。


“没,没事。”悠然脸上微微发红。


“没事就好。”白起松了一口气,笑了笑为悠然理了理额前的发丝。


一阵微风吹来,很舒服,悠然心想:是啊,只要在风里,就能被眼前这个男人感知到,而我,一直在风里啊。


【恋与制作人】日常修罗场

【注:这是之前b站的文,是和别人在群里接龙写的,群主嘛,是 @窗外我在听雨 这个啦,是专门写恋与文的,后来被我拐到全职了😂】

4.8 23:50PM


还有5分钟就是周棋洛的生日了


悠然拿着手机在短信栏编辑着


“最最最可爱的洛洛生日快乐呐~”


太肉麻了,删了


“生日快乐,记得以后多分我吃的呐”


什么鬼?人家生**蹭吃的?删了!


“………”删了


无限死循环中…


“洛洛生日快乐w”


啊啊啊太潦草了还是删…


“啪”的一声手机砸在了悠然脸上


悠然慌乱的拿起了手机


但是最凄惨的事发生了


消息就这么发了出去


时钟恰好卡在了0:00


4.9 0.00am


同一时间


这时,周棋洛的消息炸了


各种动态私信艾特


公司外粉丝也早已排起了长长的队伍


捧着礼物大喊洛洛


喧哗声响彻了整个恋语市


但是周棋洛把他们都无视掉了


只专属于薯片小姐的提示音响起


他急忙打开手机


看着那条消息会心一笑


“薯片小姐,那么晚还没睡啊?要早点休息才有精神啊。”周棋洛回了悠然。


悠然笑了笑,回他道:“你不是生日嘛,我给你庆祝一下啊。待会就睡,不用担心我。”


两个人聊起了天,一直聊到凌晨两点,周棋洛和悠然才去睡觉。在早上七点,悠然还在睡觉,窗外吹来一阵微风,拂过悠然的脸颊,窗外飘着一个人的身影。


“果然约悠然七点钟有点早,要不,还是再让她睡一会吧。”窗外的白起看着抱着被子流着口水还傻笑的悠然,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


她一定是做了一个好梦吧。


那他就在这里多等一会吧,这样她醒过来我也能第一时间知道。


4.9 7:25AM


由于紧急任务的缘故


守在悠然窗边的老妈子(划掉)白起暂时离开了


悠然还睡得正香


“咚咚”一阵温柔的敲门声响起。


“没锁门吗?这么不注意,可是要有坏人闯进来的哟。”许墨打开了房门,看到了悠然。


“还在睡觉么?是啊,这么早来她房间干什么呢?”说着许墨笑了笑,看着她长长的睫毛,一股冲动油然而生,于是吻了下她额头 “小蝴蝶,等你醒过来。”


然后许墨就这么轻轻地离开了房间。


4.9 8:00AM


被闹表吵醒的悠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


“今天是什么日子来着?”


“啊啊啊洛洛生日!”她一个激灵爬了起来。


悠然起床笑着打看房门,又愣了一愣,笑容逐渐凝固,然后默默关上了门,内心奔过一万头草泥马。在确认过不是在做梦之后又打开了房门,李泽言正悠闲地坐在客厅喝着咖啡并吃着早点,旁边甚者还有一个布丁。


“醒了?”李泽言回过头来说。


“你怎么在我家?你怎么进来的?”悠然问道。


“笨蛋,来看看你不行吗?还有,你门没关,我直接经开的。”李泽言说


“那你为什么要在我家吃早餐?”悠然无语。


“因为我没有吃早饭啊,蠢货,去洗漱吧,我有给你留一份。”李泽言回答说。


但在这时,门铃响了,悠然去开门,刚把们打开就听到周棋洛的声音:“早上好,薯片小姐。”


“啊,洛洛啊。”悠然感到惊喜。


周棋洛戴着帽子、墨镜还有口罩,但还是被悠然一眼认出。


“嗯?你怎么会来这?”李泽言嫌弃地皱了皱眉头“大明星那么闲?”


洛洛开朗的笑容突然凝固了,问:“总裁又怎么会来悠然家呢?”


“我去哪里要你管?”李泽言像是发起挑战一般。


“呼呼”窗外一阵风刮来,白起完成任务了,急忙赶来,拉开了窗。悠然一惊:“学长?”


“悠然,你……”看见两个男人,白起的脸色一下子变了,刚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
“你们来这里干什么?私闯民宅可是要犯法的?”白起严肃地说。


“什么叫私闯民宅?”李泽言的脸黑了下来,“悠然她同意的。”


此时,“吱呀”一声,门又开了。


“悠然,你家很吵,我就来看看,怎么了……”许墨走了进来。


“教授……”悠然说。许墨看见那三位不速之客,还是保持着笑容,不过十分生硬。


“大清早的,你们来悠然家有何贵干?”许墨笑着问。


“我和悠然约好了的。”白起冷冷地吐出几个字。


“哦?那我可以改一下悠然的行程。”李泽言脸已经黑得不行了。


“我生日,薯片小姐要给我庆祝啊!”洛洛还是那么阳光,但语气却并不是那么友好。


悠然看着四位,简直要晕倒了。


此时,四个男人围坐在一起,表面平静,可是内心其实是:


“看招,撤资大法!”李泽言抬手,甩出了一张黑卡。


“总裁大人还有什么招数?”许墨掏出解剖刀,丢了出去。


“哼。”白起召唤来一阵风,吹走了李泽言的黑卡和许墨的解剖刀。


“嗯?周棋洛呢?”李泽言蹙眉道。


“啊哈哈哈哈哈薯片小姐是我的!”周棋洛拖着悠然逃走了。


悠然:“洛洛你。”


白起没有说话,默默地乘着风,一把抢走了周棋洛怀里的悠然。


“拜拜了,您们哈。”风中传来一句话,莫名地嘲讽。


。。。


许墨和李泽言跟了过来,三人陷入一片安静,许墨脸上还带着笑,不过腹黑的气息扑面而来,仿佛马上要掏出手术刀似的;李泽言脸色十分阴沉,估计在想着怎么撤资;周棋洛拿着手机在打电话给悠然,电话通了:


“薯片小姐你……”


悠然在白起怀里,脸色通红,刚接电话,周棋洛话都没说完就被白起一把过电话并朝里面说了一句:“生日快乐啊,大明星。悠然,她今天是我的。”


不知道有没有想看恋与文的

之前在b站发了几篇恋与文,有没有想看的_(:з」∠)_

有人想看我就发一下


皮断脚,不敢皮了不敢皮了,还好解封了,不然我的百日喻王活动可能都没法参加了😂
想要文的可以加我QQ或者加群
全职高手聊天群✪ω✪:736985237
群相册里除了我的文还有其他太太的文,欢迎加入(。・ω・。)ノ♡

操作频繁QWQ

那篇血夜荣光的肉肉私发真的好烦QWQ我放假试试超链接

没有收到回复的对不起_(:з」∠)_

先生党平时没法拿手机_(:з」∠)_


准备画个恋爱循环的手书,P2是画的我和青琉

全职高手【叶黄】血夜荣光

  “唉。”


  看着背上那个还在乱动的人,叶修不由叹了口气,第几次了都,每次到了这种时候都这样,不光是在自己庄园里闹腾,还跑到外面来,知不知道自己的破坏力有多强,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抑制剂这种东西。


  “唔,老叶,我难受。”肩膀上安静了很久的人突然开口。


  “你还知道难受。”叶修笑了笑说,然后找了一个干净的角落把背上那人放下。


  “少天大大,还真是厉害,知道自己**期到了,还在外面瞎晃,是想被一群alpha伦死在大街上吗?”


  “我这也是没办法嘛,我的庄园不是没了嘛,所以只能出来了,而且那些alpha根本打不过本剑圣啊,老叶你就再收留我一次嘛,我住你家里你又不会有什么损失。”黄少天坐在地上,脸上微微泛红,但说得话依然多。


  “呵,你庄园不就是被你自己拆掉的,而且普通alpha能打过血族伯爵就有鬼了,还有你上次拆我家的钱怎么算?”叶修挑眉道。


  “我去,老叶,你那么小气干嘛?本剑圣难道还差这点钱吗?你看在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的份上再帮我一次不行吗?”黄少天炸毛。


  “合着你是住我家住上瘾。”


  “老叶你怎么能这样说呢,才没有,只是像你这样能力大的,又不会被omega的信息素影响的alpha太少见了。”黄少天理直气壮地说。


  “难道文州不是吗?”叶修无奈。


  “队长他不行啊,而且他还要照顾王杰希嘛,所以我就只能住你家了,你看……”


  叶修不想听他烦了,而且黄少天信息素那一股奶香味已经开始往外蔓延了。于是,站了一起来,走到黄少天身边,蹲下,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那人。


  “唉唉唉,老叶你干什么?”


  “你不是嫌背着难受嘛。”叶修在黄少天耳边说道。


  血族的性别分化比人要晚得多,一般的血族成员在200岁时才会性别分化,在人的眼中这已经是很晚了,不过在寿命无尽的血族眼里,这两百年转瞬即逝,但是血族的力量是天生就有的,主要是来自血脉,再是后天可以再进行修炼,叶修和黄少天血脉之力纯净,天生就是强者,而且天赋佷好,目前实力已是血族顶尖。


  叶修和黄少天认识得早,一百多年前就是要好的朋友了,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。在叶修性别分化后没多几年就轮到了黄少天,原本以为黄少天会和叶修一样是个alpha,但是没想到是个omega,不过好在,血族伯爵里不是只有黄少天他一个omega。


  黄少天性格分化后这一年来,算是苦了叶修了,先不说黄少天把自己庄园拆了,又差点拆了叶修家,光是出去时带出惹事,死死伤伤,这就很烦了,再加上黄少天还就喜欢到处跑,叶修每个月都要出来找人和收拾黄少天在各处留下的烂摊子,累得半死。


  不过叶修实在没想到,像黄少天这么强势的人,竟然会是个omega,还凑巧在第一次**期的时候,被叶修撞到了,怎么办,认命吧,人家小剑圣可是非常信任自己的。从那以后,叶修加常备omega抑制剂,管家也经常打扫黄少天的房间,每次到黄少天**期到了就往叶修家里跑,自己那在吃抑制剂,叶修也在那吃抑制剂,只不过没被黄少天发现罢了。


  “老叶,你真好,嘿嘿。”黄少天在叶修怀里说。


  “行了,下次我可不管你了。”叶修稍微加快了速度,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了。


  毕竟是公认的血族第一伯爵,更快就到了-庄园。叶修一百多年前便是伯爵,不过这也是有原因的,上一任伯爵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一起跑路了,只留下下一任伯爵的名单,然后几个一百多岁的,在血族中还是小孩的人成了这任伯爵,但是能成为伯爵也代表了其实力和血脉之力的强大。虽然现在“斗神”这一称号不是叶修的了,却邪也不在了,但不影响叶修手握一把变化无常的千机伞为血族打败强敌。


  在叶修的城堡里,很多家具都是新的,这是黄少天的功劳。叶修把黄少天带入一个房间,把他放在床上。


  “唔。”黄少天有点不适应,用手臂遮住眼睛,脸上红得发烫,全身信息素已经散发出来了,房间里蔓延着一股奶香味。


  叶修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亲上去的想法,站在门口说:“你在这里躺好,我去帮你倒杯冰水,抑制剂在桌子上你自己吃。”


  “啧。”叶修站在门口感叹,他已经控制不住了,一股红酒味的信息素散发出来,还是那种罗曼尼康帝的味道,这是被人类誉为梦幻之酒的干红葡萄酒,一般人想买都是有钱没货,叶修酒窖里也存了几瓶。


  吃了几粒抑制剂,那带着侵略性的信息素的味道压了下去,叶修苦笑,自己喜欢的人就在房间,而且就在**期,但是自己确什么都干不了,造孽啊,但要是真干了什么,他俩怕是连朋友都当不成了。


  不过他也理解黄少天的苦,身为血族高高在上的伯爵,却是个omega,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打击,虽然现在一直在提倡alpha、beta、omega之间的平等,但地位最高的依然是alpha,地位最低的依然是omega,而且黄少天比较特殊,之前因为有喻文州帮他,所以不用过早成为伯爵,没有王杰希张佳乐这样几乎和叶修一起成为伯爵的omega,已经站稳了脚,别人即使有意见也不敢说。


  但是就在几年前血族和人类的关系出现了点问题,所以黄少天也成为了伯爵,地位并不稳定,正是需要聚集人心的时候,黄少天性别觉醒了,还是个omega,各种流言蜚语、冷嘲热讽,黄少天都是一个人承受的,在其他伯爵和朋友面前,他从来没有说过,黄少天有他自己的骄傲,多大个人啊,虽然叶修自己和黄少天其实没差多少岁。


  过了一会儿,叶修带着一杯冰水走进房间,一股属于omega的信息素扑面而来,即使叶修吃了抑制剂却还是有点反应。